藝陣
電子琴花車的魅力

電子琴花車是台灣特有的民俗產物,它的存在反映台灣人對傳統道德的叛逆,它的風行顯示保守的人民對情色肉體的好奇,電子琴花車的出現總是引起人們無限的遐思,成為一個曖昧、色情的代名詞。

在電子琴花車形成之前,民間喪葬陣頭中就有「五子哭墓」、「孝女白瓊」等電子花車型陣頭,就是在卡車上布置靈堂或墳墓,由演員妝扮成批麻帶孝的孝子孝女,在車上表演哭靈。在野台歌仔戲沒落、劇團演出機會減少時,有許多的歌仔戲藝人都曾經兼差擔任孝子孝女為人哭喪維持生計。

七○年代,當電子琴在台灣流傳之後,民間藝人就將電子琴設置在小卡車上,隨著廟會或喪葬遊行隊伍沿街演奏,創造出一種新型的電子琴陣頭。

約在一九八○年前後,雲林海口地區出現了以電子琴伴奏、妙齡女郎唱歌跳舞的表演陣頭,且在短短的兩三年內,這種少女歌舞的新潮陣頭便流傳全國,民間無論婚喪喜慶、迎神廟會都有電子琴花車穿梭其間表演歌舞。在同時由於花車眾多、競爭激烈,花車女郎的衣著也愈來愈暴露,最後許多團體竟演變成色情表演。

當時電子琴花車發展為數種類型,一種仍是衣著性感表演歌舞;一種是展露胸部或下體大跳豔舞;另一種則在車上表演「特異功能」,而展演方式不同,價格當然也有差異。花車女郎露三點每場的代價約四千元,表演招術則在八千左右(並且可以趕場),如有觀眾賞金也歸表演者所有,只不過賞金並非用「拿的」,大多是用「塞」或「夾」的。而最荒謬的是電子琴花車發展至此,大多數的電子琴花車已經沒有電子琴,而是以伴唱帶或音樂帶代替,畢竟民眾愛看的是花車上的美豔女郎,跟本不會在意有沒有電子琴。

由於電子琴花車太過於猖狂,一九八五年政府「開始」嚴格取締花車的色情表演,同時許多廟宇神明也透過乩童降乩傳喻信徒,表示神明不喜歡看電子琴花車,一時之間電子琴花車雪上加霜,一則警方加強取締,使節目內容缺乏「可看性」,民眾已經習慣「吃重鹹」,當然不會滿意隔靴搔癢的表演方式。其次神明已經表示厭惡,那些自己好色卻牽拖神明的豬哥信徒,再也沒有藉口聘請電子琴花車,因此花車生意一落千丈,一九八五年是電子琴花車業者最難過的一年。

一九八六年起台灣開始流行「大家樂」賭博,全國民眾陷入瘋狂數字遊戲中,樂迷們四處求明牌、逼牌支,當時台灣人剛脫離政治的敏感,卻轉向數字敏感,但賭博畢竟不是正當事業,正神也不會荒唐到洩露天機助長賭風,於是在民間陰陽觀念的基礎下,樂迷們紛紛向有應公、百姓公、水流公、姑娘廟等陰神或大樹公、石頭公等「物靈」求明牌。其中如有人「不小心」猜中明牌,按例當然必需答謝神恩,依照台灣傳統習俗酬神最普遍的方式就是演戲酬神,而民間信仰觀念中陰神是比照人間的黑道兄弟,據此推測陰神可能會比較喜歡看色情表演,於是拜大家樂之賜,電子琴花車又再度興起,而這一次電子琴花車不但死灰復燃,而且更加肆無忌憚,表演的內容也更加低俗,因此是大家樂拯救了電子琴花車滅亡的危機。

一九八八年,政府為遏止大家樂賭風停止發行愛國獎券,大家樂賭博也宣告落幕,雖然仍有許多「賭性堅強」的民眾改賭六合彩,但賭風也不如大家樂之風靡,因此電子琴花車再受重挫。其次民眾在性觀念比較開放,且色情錄影帶到處可見的情況下,對色情表演不再充滿好奇心,對電子琴花車低級的表演也不再趨之若鶩。

至今台灣大多數的電子琴花車已不再以裸露身體或表演「絕招」作噱頭,但花車仍以年輕女孩穿著暴露表演歌舞為其特色。而且電子琴花車已經成為民間數量最多的陣頭,直言之,電子琴花車早已取代宋江陣、車鼓陣、跳鼓陣等傳統民俗藝陣,成為台灣民間節慶、廟會婚喪儀式中最普遍的陣頭。

在電子琴花車熱潮中我們可以發現一些有趣的現象,首先花車表演在愈純樸的鄉下愈大膽,這可能是因為鄉下地區執法不嚴,花車表演較無忌諱,加上民風保守,情色之事對鄉民向來是禁忌,且充滿神祕感,在愈壓抑愈反彈、愈禁止愈好奇的反作用下,鄉下的色情電子琴花車表演反而比城市更露骨。其次在陰廟的酬神演出也比一般廟宇神誕豪放;而賭博性質的表演又比神誕、建醮性質的演出更粗俗。再者每逢對台、拼戲的時候,為爭取「榮譽」也會愈跳愈火辣;有些歌仔戲團在與電子琴花車拼台時,基於「輸人不輸陣」的理念,只好也使出脫衣舞,此時宋朝的王寶釧就會脫下古裝,與花車女郎一決高下。

有人認為電子琴花車也是一種民俗藝術,當然歌舞表演是一種藝術,但就電子琴花車的表演型式而言,它卻是一種非常低俗的民俗藝術,因為電子花車主要不在歌唱、舞蹈技巧,而且一般民眾觀賞電子花車絕非是在欣賞歌舞藝術,而是觀賞女性胴體,只要敢露即使五音不全也可以登台表演,假如電子花琴可以當做表演藝術,那還有什麼行為不是藝術?

在台灣電子琴花車幾乎無所不難出現在各種婚喪喜慶、廟會遊行、選舉造勢、宣傳促銷的公共場合,許多人可能不能理解為何在廟會莊嚴神聖的慶典和喪葬哀傷的儀式都有電子花車,令人感到不可思議!其實,在民間習俗中無論婚喪喜慶或宗教活動,都要營造熱鬧氣氛,而電子花車只要一部車和一位妙齡女郎就熱熱鬧鬧,既方便又省錢,且大多數聘請電子花車的請主並非廟方或喪家,而是那些「三八假賢慧」的信徒或親友,廟方和當事人通常是無法掌控。

電子琴花車至今仍是台灣最普遍的遊行陣頭,但它的存在卻造成社會許多負面影響。因為花車女郎的暴露服裝和熱情艷舞,對青少年兒童當然會產生不良影響,而公然裸露或表演色情動作也會敗壞社會善良風俗。其次,電子花車都是聘請年輕的少女,以性感的妝扮沿街載歌載舞供人觀賞,對女性也是極大的不尊重。

在國外雖也有類似脫衣舞、性技巧的成人秀,但都是在室內表演,且嚴格限制未成年少年不得入場,而台灣的電子琴花車則是在大街上、廟口、宴會場所公開表演,根本無法過濾觀賞對象,這種沒有選擇性的即興式公開演出,經常造成強迫民眾闔家觀賞,雖然台灣尚稱民風保守,但就電子琴花車的猖蹶來看,台灣算是全世界情色最開放的國家。

電子琴花車的出現對原本奄奄一息的民俗藝術更是摧命的終結者,由於電子琴花車瓜分大量演出資源,嚴重影響民俗技藝團體生存的空間,許多傳統劇團特別是布袋戲劇團紛紛改行經營電子花車,形成色情取代藝陣的惡果,對台灣的民俗文化也造成莫大的傷害。

電子琴花車的產生,代表台灣社會的轉型與人民道德觀念的遽變,由於工商社會人力不足、工資昂貴,而傳統藝陣如宋江陣、舞龍等藝陣往往需要大量人手,因此演變出所需人力較少的現代藝術,且工商社會生活繁忙,社會民眾沒有時間學習民俗技藝,而唱歌跳舞是人人都會的技藝,於是發展出這種簡單又易於表現的新世代陣頭。

傳統社會由於民風保守,情色之事總是充滿神祕感,然而對情色的好奇卻是人類與生俱有的慾望,歷經長期道德的禁錮與心理壓抑,終於從偷偷摸摸的牛肉場,爆發為公開暴露的電子琴花車,反映民間對情色苦悶的解放。

電子花車除了可以滿足感官的刺激,填補人性原始的慾望之外,它的色情趨向遠超過藝術價值,質言之,假如電子花車可以歸為台灣的民俗,它也是一種低俗的民俗,這樣的民俗不值得維護保存發揚光大。

電子琴花車的產生是台灣人道德觀歷經長期壓抑之後反彈的結果,這種現象原本只是種社會壓力的舒發,但電子花車流傳至今已幾近二十年,己演變為一種社會病態,成為台灣文化空虛、墮落的表徵。

test